告全体同志书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领导权,在现在阶段上已经建立起来,所以他的发展的前途,将要转变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目前资产阶级的各派从蒋介石派、革命评论派以至中华革命党,都只想消灭工人农民的革命暴动,宁肯和帝国主义及封建豪绅妥协,甚至联盟。他们提出的口号,如对农民只提减租和田赋政策,对反帝运动只提废除不平等条约,完全是要缓和工农的阶级斗争,分裂革命势力,只是一种延长帝国主义与封建阶级的统治的反革命的作用。因此中国的民权革命,只有
各级党部并转全体同志们!
本党第六次大会,坚决反对一切不正确的政治倾向,坚决反对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意识,指出党在目前的主要路线是争取群众,很艰苦的有耐心的,深入群众中去组织群众,领导群众的斗争,团结千百万群众于党的周围,这样去促进新的革命高潮,推翻反动的统治,完成打倒帝国主义与消灭封建势力的两大任务。
消灭封建势力的主要口号是土地革命,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打倒帝国主义的主要口号是取消帝国主义一切特权,没收外国资本在华的企业和银行。因为必须将封建势力和帝国主义中国的经济基础根本推翻,他们的统治才能完全打倒。这两大任务,一则肃清地主阶级封建的剥削,一则扫除帝国主义经济的压迫,开辟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所以目前革命的阶段,完全是资产阶级民权革命的性质。但是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已完全叛变,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在现在阶段上已经建立起来,所以他的发展的前途,将要转变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目前资产阶级的各派从蒋介石派、革命评论派以至中华革命党,都只想消灭工人农民的革命暴动,宁肯和帝国主义及封建豪绅妥协,甚至联盟。他们提出的口号,如对农民只提减租和田赋政策,对反帝运动只提废除不平等条约,完全是要缓和工农的阶级斗争,分裂革命势力,只是一种延长帝国主义与封建阶级的统治的反革命的作用。因此中国的民权革命,只有由无产阶级领导广大的农民群众去干,对于资产阶级的任何一派,应当一律给以无情的打击。
革命既然是由无产阶级领导农民去干,革命政权当然不能要资产阶级官僚制度的形式。因此有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必要。苏维埃政权,是彻底的民权制度,是一切生产者直接管理政权的最好的方式。他的形式虽然很便利于无产阶级的独裁,但是在中国目前的阶段,还应该建立工农民权独裁,而不能马上建立无产阶级的独裁,就是工农联合的政权而不是单纯无产阶级独裁的政权。一年以来,党的政治总方针,既为建立这种工农兵贫民代表会议政权苏维埃)而奋斗,广大群众推翻现在统治的武装暴动,即为建立这种政权的前提。
但是武装暴动并不可以玩弄的,必须在群众革命斗争的高涨,反动统治剧急的动摇崩溃,革命力量有了广大的组织时期,才可以号召武装暴动。现在中国革命的第一高潮已经过去,然而新的高潮还没有来,所以六次大会规定武装暴动暂时在全国范围的意义上只是宣传口号,不是直接行动的口号。这不是取消暴动的总方针,而是实际的加紧准备武装暴动。现在要加紧群众的工作,争取广大群众来准备暴动,新的高潮到来,便立刻把武装暴动从宣传的口号变为行动的口号。
同志们!第六次大会决定的总的政治路线,是十分正确的,是我们目前决定一切策略的准绳,全体同志,都必须有深切的研究和了解,然后才能正确的运用。现在同志中发现许多不正确的观念,这些不正确的观念,都是没有了解六次大会决议的正确的意义,都足以妨害我们目前争取群众的总的任务:
第一,对资产阶级认识的错误,以为现在资产阶级革命的阶段上,资产阶级还有革命的作用,还需要一个革命的高潮。因此而发生不正确的策略,主张降低我们的政治口号,主张我们的口号可以与第三党大略相同。这种倾向,在客观上,完全是帮助资产阶级,完全不了解“争取群众”的意义。不知道资产阶级已经完全成为反革命的动力,在政府中极力主张改良的政策,在群众中极力宣传改良的口号,只是一种阻碍革命、破坏革命反革命的作用,正是我们争取群众的最主要的敌人。我们的口号,不单是不能与他相同,并要一定要不同,然后才能揭破资产阶级的欺骗,才能使群众团结到我们党的口号的周围。
第二,就是合法运动和平发展的观念,以为大会既经决定目前只是宣传武装暴动的时候而不是直接号召暴动的时候,那么应该以合法的方法来发展组织,要取消一切武装斗争、乡村游击战争等,一切斗争行动,都要力求合法。这种倾向,只是引导群众增加对现在政府的幻想,减少群众革命的决心和勇气,把群众送到敌人的影响之下,更不了解乡村中英勇的烧杀政策,和盲动主义,固然应该严厉的反对,但是在许多乡村,阶级斗争已经到了极高度,每一斗争,都要走向武装斗争方面去,所以真正是广大群众要求和参加的武装斗争、游击战争等,我们必须领导,然后才能发动更广大的群众。同时还有一种危险倾向,即群众工作和平发展的倾向,现在不知不觉的在党内有了些萌芽。这种倾向的表现就是在群众工作中惧怕甚至避免斗争,只做些组织工作和不激烈的宣传工作,采取了“先组织而后斗争”的机会主义原则。殊不知党和群众的力量只有从日常斗争中能够扩大,革命浪潮只有从日常斗争中能够发展出来,党与群众的正确的关系也只有从斗争中能够建立起来,不要斗争,永远不能真正获得群众,永远不要梦想革命高潮。这种倾向发生的原因,在客观上是白色恐怖和工作困难的反应,主观上则是不了解盲动主义,因而“反盲动主义”成了“不动主义”,这种倾向正与六次大会“争取千百万群众”“促进革命高潮”的任务完全相反,其发展必然成为极庸俗的机会主义,因此在全党之内应当严重防止这一倾向之发生和发展。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